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09

從無名搬到Blogger

大約一兩星期前,我才把我跟朋友在無名寫了一兩年的網誌搬到blogger,當時覺得只是私人的事情,便沒在這裡詳述搬家的過程。沒想到無名這兩天便公佈了網誌不再提供xml備份下載的功能,這意思便是說,已過所有文章都將遭到綁架,無從贖回。要搬的人得趕緊哦,5月26日以後便停止下載功能了。

所幸人上有人,早有人研究出程式,可以直接將無名的xml備份檔轉換成blogger的檔案型態,有意搬到blogger的人可以參考一下:



1. 請到這裡下載Blogtrans, 我下載的版本是Rev16.

2. 下載回來,解壓縮,執行。這應該很容易。

3. 執行後可以看到上方有匯入、匯出的功能鍵.

4. 在匯入裡,勾選自無名下載回來的備份檔。

5. 再按下匯出,將檔案轉成blogger的xml.
因為我不太了解blogger的xml語法,所以用了一個小小的方式,就是先申請一個新的blogger,匯出它的 備份檔(當然是空的),在無名的檔要轉過來時,直接蓋過這個空的檔即可。

6. 轉過來以後的備份檔,便可匯入新的Blogger,就算是舊的也沒關係,它會直接將分類、回覆等等,均各安其位,放得好好的。(發文的時間差若是很小,便有可能順序會顛倒,但無傷大雅。)

7. 我說得匆促簡化,如果有不明白的,請直接到大鳥共和國看他的圖解。

我自己用Blogger,覺得很好用,而且功能也一直在增加和改善,所以只研究搬到blogger的方法,想搬到其他地方的人,就得自己再費心了。

I Dreamed a Dream/Susan Boyle

這影片我是從 Ryan 那裡看到的,聽歌聽到一半,忍不住眼眶就紅了。歌聲實在很感人。
一位47歲的英國婦女,參加歌唱比賽,其貌不揚的外表卻在天籟般的歌聲中,顯得熠熠生輝。只是從評審和觀眾的反差反應,我們也的確看到「以貌取人」的現實和冷暖。

一個擁有如此美妙歌聲卻青春已逝的婦人,唱到「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ed.」,現實與歌詞兩相對照,怎不令人動容?


Susan Boyle - 47-letnia śpiewaczka z brytyjskiej wersji "Mam
Uploaded by luloczek

歌詞如下:

I Dreamed a Dream / Susan Boyle

I dreamed a dream in time gone by
When hope was high
And life worth living
I dreamed that love would never die
I dreamed that God would be forgiving
Then I was young and unafraid
And dreams were made and used and wasted
There was no ransom to be paid
No song unsung, no wine untasted

But the tigers come at night
With their voices soft as thunder
As they tear your hope apart
And they turn your dream to shame

And still I dream he'll come to me
That we will live the years together
But there are dreams that cannot be
And there are storms we cannot weather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this hell I'm living
So different now from what it seemed
Now…

曾經,愛--La Maison en Petites Cubes

Image
La Maison en Petites Cubes(House of small cubes)



這是2008年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編導與繪者均為 Kunio KATO(是日本人哦,不是法國人)。

片長只有十二分鐘,講述一個平凡人的平凡人生,卻因豐富的影像語言而觸動觀眾最深處的敏感帶,觀後為之動容,為之低迴沉吟,為之發一陣好長的呆。



回台小記--歲月安好 一脈相承

Image
這幾年相繼回台,景物帶來的衝擊已逐漸減輕力道,倒是看見久不相見的友人安好,心裡得到很大的愉悅。尤其有些朋友,走了很長一段辛苦路,終於在自己領域得到應有的肯定與價值,令人欣慰。

此行主要也為掃墓。為我在觀音山上的父親及南港國軍公墓的公公。
孩子們在墳前深深鞠躬,我感受到一種血脈相承的流動,死生闊別,卻是一個生命的延續。

Vera夫婦盛情,一路招待,在 ikki 創意懷石用餐時,適逢Vera生日,兩家人多年來的重聚(上一次見面,兩家都只有老大,我家兒子剛會走路,Vera的女兒還在搖籃裡),欣見歲月安好,有著情誼充盈的喜悅。

與Meggie夫婦則在約在鼎泰豐,與老朱也有十多年未見。老朱與Alex兩個老芋仔一見面,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投契,可謂酒逢知己千杯少。

329趕到淡水參加忽忽的粽子試吃會,趕到時只剩粽葉及一片讚賞聲。聽說附贈的泡菜更是獨家僅有,大受歡迎。

那天淡水仍是淒風苦雨,幾度到淡水,不曾遇到晴。

小叔送了兒子一套價值十來萬台幣的高爾夫球桿,我小心翼翼運回來,正傷腦筋兒子有沒有時間去打高爾夫?兒子問,他可不可以上網把它賣掉?

我在懇丁,天下雨。

Image
00

在朋友的款待,親人的寵愛下,歡然自台歸來。唯一遺憾,是在台灣多變的氣候下,患了重感冒,原先預留給自己的幾天自由時間,因為感冒那兒也沒能去,甚至因為聲音啞了,連電話都沒法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