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6

傷心人

Image
2016.05.20
01 住在溫哥華,你要安寧可以找到安寧;你要熱鬧也可以找到熱鬧。只是每回心動而想攝入鏡頭或心底的,都是這般令人無言的感動。
有朋友(Wenny Chen) 近日來到溫哥華,親臨其境,才知所有鏡頭下的景色都是真的。她說,她原來以為我拍的景色,都經過後製、濾鏡或刀尺過的,站在溫哥華的土地上,放眼看去,才知一切都是真的,且眼目所及,比所有鏡頭裡的畫面都更美。

牡丹蝦季節

Image
2016.05.18

經友人 Serena 指點,中午路過Granville Island ,便到附近的漁人碼頭買牡丹蝦,正是季節的開始。

這兩天突然變天,氣溫遽降,海邊一片灰濛;昨天在另一海邊也被凍得差點兒成冰棍兒。端午之前不能收冬衣,果然是先人的智慧。

"牡丹蝦好吃!",一起前去的友人,晚間傳來訊息。我鬧不清是不是真的特別,但就像赴一場約會一樣,履約前來,管它晴時多雲偶陣雨。...^^

媽媽的味道永飄香

Image
一直都還無緣嚐到忽媽媽的豆干肉絲,從忽忽口中,這無疑是當年"人山餐廳"的招牌菜。那風味是特殊的,是忽忽的青春,是忽媽媽的黃金歲月。

豆干肉絲是一道家常菜,敍說著家家戶戶的家常事,平凡,但透著記憶的黃,無論何時何地它都能說出一個簡樸的家庭故事:

虛榮心

Image
2016.05.12

『許久以前,一位犬儒派的哲學家穿著破舊的斗篷在雅典街上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展示他們對傳統的蔑視,並因而贏得每一個人的讚賞。有一天,蘇格拉底遇見他,對他說:「我從你斗篷的破洞裡看到你的虛榮心。」...』(米蘭昆德拉《賦別曲》),這是今天走路時浮上腦海的小故事...

所羅門的封印

Image
2016.05.01

Solomon's  Seal,學名 Polygonatum 玉竹(葳蕤)
社區裡有戶人家種著這花,我來來回回走過去又走過來,總是忍不住蹲下身子端看一番。今晨自台灣朋友Tracy處得知,原來她芳名葳蕤,又名山竹,後經溫哥華友人Jacqueline 告知,原來是大名鼎鼎的 Solomon’s Seal,所羅門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