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2

經年

Image
Image by 晴陽
00

時間在重奏般的日常中倏忽而去,累月忽然就成了經年。

人到了一種歲月裡,似乎便不再可能發現到許多新的快樂,但是重新再獲得一種快樂是可能的,那怕只是重讀幾本記憶裡塵封的舊書,重聽幾首啣著青春的老歌,重溫友人的書信,甚或重睹門階前的幾朵小花。生活既無法避免平凡,便於平凡中領略仁慈,掇拾情態。

東川飄雪西川晴

Image
昨日家後面的河結了冰,順河往西南方向行,到了漁港,卻是晴川歷歷,景色美得像一幅幅印象派的畫。遠方雲層低得彷彿在眼前,行車在高速公路上,像往雲端開去,令人恍惚。


冬陽還晴

Image
妹妹在電話中,哭著直說:「對不起!對不起!我總是惹麻煩!」
我忍著心痛,哽咽地回答:「不許妳這樣說!」

少年Pi的奇幻之旅

Image
2012.12.01

看完Life of Pi 回來,像全人被洗滌過一樣...

2012.12.09

朋友問我,要不要寫更深刻一點兒的感想?
之所以一開始沒有多說什麼,是因為戲剛剛上演,有些典故或寓意或伏筆若被說開,就沒意思了。再者,我平常寫電影,都是看DVD,可以一再回頭去找被感動的台詞或情境,這回是看電影,有些感覺一時無法凝聚,卻又無法再回頭去找出畫面來...難怪已看到許多人說要再看第二遍...

雪雁

Image
接女兒時,在路口便聽到響亮的鳥叫聲,轉進校園便看到這一幕,成群的雪雁正低頭啄食著草地裡的...種子,果實或葉片?在這冷冷清清,一切芳霏凋盡的季節,真是令人驚喜又興奮的畫面。

李安和綠巨人

Image
2003.11.20

李安是我很喜歡的導演之一,作品本身姑且不談,我喜歡他這個人的人格。他成功之後與困苦時的性格沒有多大改變,這是很不容易的。

許多人在困苦時對待朋友親人是一種態度,成功之後又是一種態度。功成名就事實上對人性也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小時候讀到"富貴不能淫",我心裡納悶,這不是應該的嗎?怎麼還當一回事地拿出來當作一種美德?長大之後才知道,患難見真情,是見真感情;富貴也能見真情,見真性情。
讀過一篇文章,說要看一個人的真性情,是看他成功後的性情。富貴而能不淫,才是君子。

不要讓霸凌者決定你的價值

Image
這兩天這個影片在臉書上不斷被轉貼,影片內容是美國新聞女主播Jennifer Livingston收到一封email,標題居然是「社會責任」,內容指出 Jennifer Livingston身為公眾人物,身材太胖為社會作了不良的示範。

借代/Margaret

靖小弟今天回家和我說, 老師今天在學校教他們借代詞, 很難, 他只知道一些, 杜康( 酒), 嬋娟( 月亮)
他問我金風是借代秋天, 薰風是借代夏天, 對嗎??

這下換我迷糊了, 我說金風是指秋天吹的風, 因為那時作物都呈金黃色了, 因此稱金風, 可不太能用金風來借代秋天吧

流泉躍谷/光年

Image
1.  大江西流﹐迴魚躍高。陡崖峭壁﹐飛瀑落谷。五步一瀑﹐十步一潭。旅客離開風光旖旎的哥倫比亞河峽谷返家後﹐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景色﹐當是接二連三的瀑布群。行動不便的人﹐即使光靠路邊停車﹐也能遠觀遙望兩三個相當壯觀的瀑布。腳步矯健的人﹐只要事先計劃周詳﹐一天尋訪十幾個瀑布也不算難事。峽谷區的瀑布實在太多﹐難在選擇。對時間有限的外地來客而言﹐顧此失彼﹐難免會有遺珠之憾。

周末偶趣

Image
▲▲ 市中心街景
周末與女兒坐捷運到downtown逛逛,周末的關係,捷運的乘客比往常多些,與陌生人共置一個陌生空間的感受,我許久未嘗。

像探險似地,偷偷探尋每張陌生面孔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讀不出他們的思緒,卻隱然覺得,似乎大家都心事重重。

電影清單

Image
01

2010.07.01的電影清單:

2010年,剛用臉書時,應Heinz Chen邀請,寫十五部電影,規則是:『不用想太久,就是前 15 部出現在你腦海裡的電影 (不用超過 15 分鐘) 。』

加拿大國殤節

Image
國殤節

11月11日是加拿大的國殤節(Remember Day), 為紀念所有在戰爭或維護和平行動中為國捐軀的將士們的紀念日。

在這個紀念日之前約兩三週,加拿大人都會在胸前配戴一朵罌粟花,紀念那些為國陣亡的英魂。之所以選擇罌粟花,是有故事的。

立冬日尋刺果
附懸鈴木與楓香木探究

Image
2012.11.07 
今天立冬,難得放晴。看似陽光明媚,實則氣溫很低,大約只有七八度。
上回討論到楓香樹的果實是有刺的毬果,槭樹是翅果,我心裡便一直納悶著,怎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見到我家隔壁的楓樹結過果子?連地上也沒看到。

哥倫比亞峽谷/光年

Image
1.  浩浩蕩蕩﹐一江秋水向西流﹐追逐著墜落消逝的夕陽。哥倫比亞河穿越美國西北部的火山高原地帶﹐形成一條天然的州界﹐北岸是華盛頓州﹐南邊則是奧瑞岡州。哥倫比亞河峽谷寬約一英哩﹐綿延八十英哩﹐兩岸峽谷聳立﹐當初美國拓荒移民向西行的蓬車大隊﹐隨著路易斯和克拉客探險隊的足跡﹐經歷兩千哩的長征來到峽谷﹐面對最後一百哩的天險阻擋陸路﹐就得棄置家當﹐改乘小舟完成最後一段危險的旅程。許多人眼看古城溫哥華就在觸手可及的距離﹐卻不幸在河裡溺斃。

溫馨接送情

Image
前兩天跟幾個媽媽朋友聊天,其中一個媽媽真可憐,三個孩子不同年齡層,最大的讀大學,最小的讀小學,她說,她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每隔一個小時要出門一次....

臉書歇後...語

01
臉書上看到有人說刪除朋友名單的幾個理由之一是:『你寫詩,而且寫得很爛!』,看了大笑不已...爛詩真是令人不耐啊!

跟女兒提起這事,女兒說她也有朋友老寫Poem,格律節拍完全走調,且無病呻吟,讓一堆朋友無奈又不耐。

永不言敗的絕望

看到舒國治這篇過起碼的生活也可能是革命,想起約翰伯格說的:永不言敗的絕望。『這裡的絕望沒有恐懼、沒有屈從、沒有被擊敗的感覺,這裡的絕望打造了一種面向世界的揮棒姿勢』

生活或許讓人絕望,但不能言敗,舒國治說的革命,先革自己的命,才能革群體的命。而我以為,在台灣,這樣小小的革命團體,比比林立。

醃製鹹檸檬

Image
一袋五磅的檸檬六塊加幣(約180台幣)算不算便宜我也不知道,只因聽香港朋友說,醃的鹹檸檬既可治療久咳,拿來蒸魚更是人間美味,我家魚多,挺實用...^^

唯一缺點,鹹檸檬醃製時間需要一年,一年期的鹹檸檬治療久咳的功效才顯著。想必屆時蒸魚也才真能入味?...這便是耐人尋味...?

忽忽味再回味?

Image
忽忽的好友張小雯在臉書上給我留話,提到忽媽今年年底想重拾私房菜宅配的生意,我把內容也公佈在此,待忽媽重新開業時,盼望眾好友們鼎力相助:

溫哥華地震

晚上七點多時,溫哥華發生地震,7.7級

Powerful earthquake hits B.C. northern coast

槭之翅果
附楓香樹之球果/光年

Image
溫哥華的秋天宛如一幅上了一半顏色的畫,整座城市如詩。

雨後,探看屋外葉色斑爛的樹,於微微出現的陽光中更美化了光澤。溫存與寧靜中,呈現永不疲倦的美麗。

If You Go Away

Image
溫哥華的10/15日夜裡,我與二難兄和牛在二難兄的臉書上閒聊,拿楚辭、詩經和伯夷列傳開開玩笑,過了午夜,10/16日凌晨,突然話鋒轉到忽忽,三人一陣默然。我原為自己破壞氣氛有些歉疚,二難兄和牛或許是為了安慰我,均說:沒事!豈料他們一說沒事,我便淚如雨下,在螢幕這端哭到不能自己。二難兄為了安慰我吧,貼了一首歌:『友誼永存』,為往日擧杯。我於歌聲與淚水中,幽幽上了床。

葵百合花種

Image
請問鳥媽媽一個問題,這是我的葵百合結的莢,打開來看長這個樣子,不知道這樣能作種子嗎?可是看不到什麼籽籽。或是應該要再等它長大些?

星座迷思

Image
周六與朋友們一起Potluck,有位朋友一再吹嚧自己的香蕉蛋糕recipe是最好吃的,一一詢問每個吃下蛋糕的人:『好不好吃?』,有趣的是, 還逼問一位家裡開蛋糕店的朋友:『妳家的蛋糕好吃還是我的好吃?』,『味道不一樣!』,『那妳覺妳家的味道好吃還是我作的味道好吃?』,『呃...不一樣 的味道!』,她欲再追問,有別的朋友看不下去:『妳這樣問,人家怎麼回答?說妳的好吃,那是砸了自己的招牌,說妳的不好吃,妳不是要傷心?』,她一聽,也 覺有理,不好意思地笑了。

火光與雪花交會處-Mount Hood/光年

Image
01
好似陰陽的對立﹐也如夫妻的互依﹐火山和冰河這兩個宇宙的極端﹐在Mount Hood 身上纏綿糾葛﹐展現出既柔和又雄壯的景觀。山頭的積雪全年不化﹐這裡有美國唯一全年四季都開放的滑雪場。

秋水無痕

Image
一個人在家的午後,百無聊賴。

臉書上傳來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名單,心裡怏怏然。怎麼不是米蘭昆德拉?老先生雖絮語以致有些囉嗦,但其偉大怎能被忽悠?

秋天的顏色之酸漿果

Image
是誰偷了秋天的顏色?那原該像晚霞一樣的橘紅金黃,原該如楓紅一樣地在紅黃綠之間次第遞轉?

南瓜說:我於春夏一路走來,適逢走到秋,便被染了顏色。
酸漿果說:我原住在這裡,應秋風邀請拉出秋的帷幔。

感恩節

Image
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節(每年十月的第二個星期一)。

適逢秋收時節,一望無際的青翠玉米田剛剛抽長出紅色的纓穗;旁邊待收的金黃色南瓜,成熟飽滿,正摩拳擦掌準備著十月底屬於他們的Party(萬聖節 );而滿城落葉與楓紅,也在次第轉變生與死的節奏...

森林浴(Goden Ears Provincial Park)

Image
金耳朵公園位於大溫地區的東北方向,距離我家約五十分鐘車程。公園佔地五萬公頃,園內有多條健行步道,各有難易,路的盡頭更有不同風貌。最好走的,盡頭是湖邊;中等難度的,可看到瀑布;最難的,全長27公里,登頂後能俯瞰菲沙河谷全景。

輕盈的數字

2012.09.29

曾經在噗浪短暫停留,之所以棄之如敝屣是因為每次的發文或登入都計入點數,對數字特反感的我,實在不願被數字奴役,以逃難的心情逃離噗浪。

人不親土親

Image
昨天臨時邀請隔壁台灣鄰居到家裡來烤肉,從下午吃到半夜,從院子吃到屋裡,喝了一瓶紅酒,一瓶冰酒,半瓶白蘭地...暢談甚歡。

兩家相鄰已有七年了,看著彼此的孩子長大,經歷過兩家長輩的病喪,一起吃飯時,聊起家常,總也是有笑有淚。
人不親土親,原本不相識的兩家,只因來自同一塊土地,只隔一道圍籬,便也能在某些時候相互取暖,慰藉彼此的鄉愁。遠親不如近鄰,尤其在異鄉,有台灣鄰居真好!

我的鄰居Penny

Image
清晨出門時,看到 Penny 在送報。
問她:「怎這麼早?」
她靦腆地說:「是昨天的。」
我給了她一個會心笑容,就上車出門了。
在車裡,我反覆想著Penny在秋風颯颯,滿地黃葉的街上,背著那有她體積三分之一的報紙,挨家挨戶地發送,心裡百感交集。

美髮師的故事
附光年剪髮記

Image
之所以找上Ann,是因為有段時間一心想把已經長及胸前的長髮剪掉,而熟識的設計師幾次都不肯下刀,只一再追問「為什麼?」。有一種心情稠密難解,唯有落髮的決絕方能斷裂。面對設計師這種熟悉的陌生人,無從解釋。

有一天開車開在半路上,停了下來,「無論如何,今天是一定要把這長髮剪了!」,於是在皮夾裡掏尋,找到Ann的名片。當下約了時間,十五分鐘後到店裡。

大自然的廢墟-聖海倫斯火山/光年

Image
前言

聖海倫斯火山(St. Hellens)位於美國華盛頓州,與溫哥華相距五百公里。因為聖海倫斯最近爆發的時間距今不過三十年,短期內再度爆炸的可能性與殺傷力屢屢被傳揚,使得溫哥華居民除了地震、海嘯外,還有一大自然災害的隱憂,便是不知那一天將在睡夢中被火山岩漿給掩埋。

三十年前的石破天驚,大自然留一片廢墟提醒世人--人怎能勝天?(by flower)

父子爭執

父子爭執(2012.9.12)

Alex與兒子商量用車。
「兒子,我明天早上能不能用一下你的車子?」(要去釣魚)
「不行耶,我跟女朋友約好了,明天早上要去接她上學。」

家有笨熊

早上到醫務所驗血,抽了號碼牌,便坐在一旁,邊看書邊等著。

看沒兩行,門口匆匆衝進一位身著黑色運動服還斜背著背包的中年男士,一個箭步跑到櫃台前,正要說話便被護士小姐打斷:”Please take a number!”,男士不知是沒聽懂還是沒聽到,一股腦兒低著頭在斜背著的包包裡翻來翻去。護士小姐沒理他,逕自處理著早先站在一旁的老先生的資料。

古城溫哥華的歷史及風貌/光年

Image
前言:因為談及加拿大西岸的古老城市新西敏市,光年兄提供了與「溫哥華」大有淵源的「古城溫哥華」的資料及風貌。對城市歷史有興趣的朋友,藉此可更了解美加兩國時而友好時而敵對的矛盾關係。(by flower)

古老的城市-新西敏市

Image
新西敏市(New Westminster)建城一百五十四年,在加拿大已算是古老的城市(可見加拿大多年輕...^^)。

早年因為淘金熱,這城裡的菲沙河是淘金必經之路,且又是殖民時代的首都所在,一時之間,成為低陸平原的水陸交通重鎮。新西敏市離我家只有十分鐘車程,老城市因為鐵路興起,又因政治因素首都的地位一夕之間被維多利亞市取代,風華不再。但留一城悠閒,於夏日餘暉間,提供市民享用。

▲這是城裡River Market 的旅客服務中心

今夜,多情搖滾.com

Image
朋友Amy說想來溫哥華「追星」(看我啦),實在是消遣我,她才是星呢!...^^

這是她在台北時間 9/7 至 9/9日的演出,Amy是能演能唱的古典美人,想必是一場精彩旳戲劇。有興趣的朋友們週末閒著沒事,去看看戲也好。Amy說花想班的同學都能到現場再買票,報她的名字即可--葉鳴英。

廚房是家的靈魂 / Vera

Image
▲甫於今晚七點正式完工的新廚房
01
多年前,有位朋友告訴我,她每天下班走到家門口時,聞到屋子裡先生正在廚房下廚的飯菜香時,便覺自己好幸福。
廚房是一個家的靈魂所在,無論主廚者是男主人或女主人,皆因炊煙冉冉而令人備感溫馨。

一江煙水

Image
這個夏天Alex每天凌晨四五點便前往Deer Lake釣魚,多半時候一無所獲。往年他在這個湖,可以釣到四五十條大鯉魚,因此家裡有兩個大冰箱和一個大雪櫃,他且被釣友們封為兩湖總督(Burnaby Lake 和 Deer Lake)。但今年,除了幾尾小小的鱸魚外,大鯉魚始終未上鈎,眼見釣友漁獲日增,他急得五內俱焚。我出了個餿主意:『湖裡灑些曼陀羅花吧?把魚迷昏了,一一打撈上來便可!』,當然不可行。

午后閒想

Image
01
下午坐在陽台,與陽台上的植物一起被陽光包圍,陽光因樹葉被風吹動而繁忙跳躍,灑落成零亂快活的影子。而我接受這麼大量的陽光與微風,內心只覺充盈得想笑...

藍月

Image
農曆七月十四(八月三十日)的河上月色


手放則心輕

Image
近來看臉書,讓我覺得好疲累。那麼多的對與錯,是與非,好與壞...那麼多的該與不該...那麼多的冒犯與被冒犯...

活到老真好/王鼎鈞 (轉貼)

Image
▲Radical Face / Welcome Home
能活到老,真好。想想那些我喜歡的作家,曹植活了四十歲,李商隱活了四十五歲,李賀不過二十七歲,徐志摩三十五歲,曹雪芹據說四十八歲。倘若舉行民意測驗,可以發覺人人嫌他們死得早,連曾國藩這樣的人也不過只活六十歲。我們的文章比曹雪芹壞,壽命比他長,有時間多看幾遍《紅樓夢》,多些體會,有機會多看到有關的考證和發現,長些見識,這就是人生的福分。(by 王鼎鈞)

一日遊

Image
跟女兒到海邊,看人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