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08

鮮果豆奶寒天凍

Image
連著幾篇說「教」的文,真是對不起大家!有朋友笑我,繼續說下去,大夥兒都要悶斃了!!

好啦,慰勞一下大家的眼目,請大家吃...寒天凍!! (還沒學會作冰淇淋,不然就請吃冰淇淋啦...^^)


這是昨晚跟女兒一起作的,用台灣帶回來的寒天粉,加上organic 的無糖豆奶作成的。我作過好幾回了,很受好評哦!...^^

原始作法請參考小熊的部落格

我的信仰人生-考驗的時刻

一路走來,看到的都是教會中最光明的一面,服事的兄姐奉獻犧牲的照顧與餵養,都讓我感受到愛。青春的生命閃著真善美的光亮,不識人性還有黑暗的角落,認定教會就是邪惡世界的清流,所有消極事物至此均被止步。

但 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愛與光的主流太強,以致在心裡曾經有過的懷疑或不解均被掩蓋。這時的信仰不關乎聖經背了多少,道理多會說,內中的基礎因為沒有人生經驗 作驗證,沒有生命厚度作證實,其實是很脆弱的。一旦有了風吹草動,所有曾經有過的微弱質疑或不平,便決堤而出,信仰如危樓陷入暴風雨而崩塌,難以重建。確 切地說,教會生活像個無菌室,我們身在其中毫無扺抗力,既受不了外在小小的誘惑,亦沒有判斷生命險境的能力。不經意發現人性裡的小奸小惡,便能叫我們陷入 極深的困惑,乃至產生懷疑或不信。

基督徒的信心需要經過火煉才能成為 金,沒有受考驗的信心,是鍍金的;惟有經過燒烤,花瓶上的色彩才不掉落。所以我說,基督徒的人生無法以一時狀態作結論,十年前的我與十年後的我,對屬靈事 物的認識與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昨天的我與今天的我亦可能經過幾次微調而有所不同。認真的說,真正的基督徒是沒有自由的,因為我們不是自己決定作什麼就能作 什麼,我們都受裡面的聲音牽引著。

多年來我的經歷告訴我,年輕時能追求多少真理便應該盡力追求,但不能要求有多少實際地活出(這也是許多外人經常抨擊基督徒說一套作一套的原因),因為真理要用一生來經歷、來驗證、來體會、來享受,一時半刻能明白能說清的,就不叫真理了。

我的信仰人生-雙重標準

有朋友問我,是不是因為看到彭蕙仙的事件,想要挺身而出所以寫了這篇?說得好像我要壯烈成仁!...^^

我的目的,原想用一個基督徒的身份說明『我們在世上如同一台戲,演給天使與世人觀看』,無論在什麼生命狀態下,外人總事先設定好了「基督徒」的制式印象, 並要求我們應該符合;合者則被譏為道貌岸然,不合則被諷為虛假。在「傳統」與「道德」已成貶抑之詞的今時,「基督徒」更是被當作假道學的同義詞。

在教會多年,我也看到許多黑暗面(這便是我一開始無法下筆的原因),教會並不是伊甸園,人性的敗壞它一樣也沒少。有位女作家說,因為在情感上歷經各種角 色,所以無法真的恨人。其實,何必為了明白天空是藍的而環遊世界呢?(歌德說的)在教會中看到人性的個個面向,我也很難真的恨一個人或討厭一個人,因為深 深明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善或惡。

蘇格拉底主張旅遊能使人心靈成長,有一天有人跟蘇格拉底提起某人並沒有因為旅遊而有多少長進,蘇格拉底說:『想也是,因為他把自己帶去了』。正是如此,大 部分的基督徒都帶著『自己』在作基督徒、在讀聖經,每個人都在作「自己」的style的基督徒。在一個基督徒身上看到的好或壞有可能都是他的「自己」,與 神無關;並不是惡行與神無關,極可能連善行都與神無關。

我並不為我們自己找什麼開脫的籍口,只是想澄明,基督徒的生命是日漸增長的,甚至是微調的,每一個當下都不是決定性的狀態,如果願意,請給我們時間和空間。當然,這並不是基督徒的專利,我也用此心態看待周遭的朋友,對待網路上的朋友,總是儘量快快接受,慢慢檢驗。

許多人「羞辱」基督徒是不會口軟或手軟的,我曾被大學老師莫名其妙地叫起來,狠狠罵了一大頓,只因他生活裡被基督徒攪擾,他認為我--小小一個大一的學生,理應代表基督教世界向他賠罪,或至少接受他的羞辱。我相信如果不是因為宗教的事,他對學生會有尊重的。

外人說基督徒說一套作一套有雙重標準,其實外人對基督徒也是雙重標準。我常聽到有人批評基督徒,開場白就是:『虧他/她還是信教的!』,這種口氣儼然就像有人批評女同事:『難怪這麼老還嫁不出去!』、『難怪她老公會外遇』....真是干卿底事啊!

我原想說的,彭已在她的部落裡寫出來,所以我原預計的後文就可以打住了。

我的信仰人生-歡樂時光(二)

青少年時期正是探出頭觀看外面世界的階段,既懵懂又一知半解,往往抱著最初的撞擊便以為是真理。在這樣的年紀,你說真懂了什麼神聖的真理,或真明白聖經那段經文,我實在不敢說,只是在生命正萌芽發育的時候,懷抱著那從人、從教會幽微的體貼與照顧作養份,在人生的路途中懵然前往。

我的信仰人生-歡樂時光(一)

要開始這篇文,於我是有某種程度的困難,一方面因為向來有自我表白的障礙,一方面無法確定自己究竟要寫到那裡,會寫多長、多深,於是遲疑又遲疑。


女兒的挫折/Cry

Image
image/by Esther Fan
女兒木訥寡言,卻偏偏成了全校最出鋒頭的女孩的死黨,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女孩成天膩在一起,兩年來居然相安無事,不曾有過爭執。

未曾長夜痛哭者,不足以語人生

Image
Image by Justin Bua

有個香港節目【斑馬在線】,由兩位男主持人陶傑, 劉天賜每周邀請來賓暢談社會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