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5

台灣行 (七)--行李超重

離境時在海關出了狀況。
我在規定的兩箱行李外,多帶了第三箱。我原打算付費就是了。因為一些畫畫的顏料和書籍,沒法減少。

沒想到長榮的小姐有點兒腦筋轉不過來。
Check in 時,她說第三箱行李要付3480元。我也同意了。她郤又說,如果我能把它擠進兩個行李箱裡,她就不另計費。
被她一說,我心想,如果能省下三千多元,也是蠻好的。只好大庭廣眾之下打開行李箱,拼命擠成兩個大行李箱。

好不容易擠好了,拿到櫃枱,小姐又說,太重了,還是要收費。超重費是2800元。她建議我們還是分成三個行李箱,免得搬運工人抗議。

我只好又在大庭廣眾之下,把行李分成三個行李箱,而且乖乖去付了2800元。

付了費,總算讓行李上了運輸帶,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了,偏偏行李到了X光線安檢的地方,又被攔了下來。我的油畫顏料在畫面上呈現一大片墨黑,安檢人員要求我打開行李。

安檢人員拿出其中一條顏料,擠了一點兒在剪刀上,用打火機點燃它。油畫顏料當然會著火,它有揮發性嘛。問題是,它被層層的盒子包裝著,無緣無故怎會燃?它在高壓狀態或晃動的情況都無著火之慮呀。特意點火燃燒,衣服不也會著火?書本更是易燃物了。

安檢人員態度強硬,非要我全部拿下來。我心想,為了這箱顏料我都已經另外付了超重費用了,如果又不能帶回來,豈不是損失慘重?

我靈機一動,跟安檢人員說,也許不是每一條都會著火。說的時候我是很心虛的,一點兒把握都沒有。但手裡還是去找了另一個牌子的顏料,拿了一條出來讓他試。

真是奇蹟出現,這條顏料居然點不著。他點了兩三次都沒點著,他也傻眼了。原先強硬的態度漸漸趨緩。我看他態度軟化,趕緊說了一些求情的話。

最後結果是,他要我把顏料分開放,用衣服包一包。實在是白折騰一頓。

那條點不著的顏料是日本的,價格是台灣顏料的三倍。可見原料的使用上,日本人還是比較講究,難怪貴那麼多。

------------------------------

南風妳回去了丫 ,今天才年初二丫....

越漂亮的女人基本上是沒啥腦筋的,媽兜是第一,空姐算是第二吧。折騰半天的代價替妳算了一下,省了680元。如果妳給眾家空姐們680元,請她們把你做的 換箱動作作一遍,跟妳保證,沒有人會作的,而且會給妳個衛生眼說‘我神經病丫’。可是如花小姐妳卻作了...可見如花有多美了..。

這想也知道嘛,行李超重是要付費的,三箱擠成二箱,哇咧...這數量少了,重量可沒變ㄚ。真素的.…

兒子的家書

Image
2005.01.30

Mom, i miss you. i love you.
i wish u an come home now.We will pray for you!!

Love Lawrence and Esther and Dad


台北,以整個台北縱容我

回台期間,朋友們不斷告訴我,那兒有啥新奇的事物,新興的景點。......其實...我只想懷舊。

一轉眼離開十年,回頭時才驚覺時間的刻度竟以十年為單位,人生幾度寒暑,能有幾個刻度呢?

因為來去匆匆,我沒有時間去尋覓新奇事物帶來的刺激和快樂,就像沒有時間結交新朋友一樣。


潛水鐘與蝴蝶

Image
事實上,這本書並沒有感動我,但是作者本身的涵養,卻令我欽佩不已。我才發覺到,一個人的人生經驗,藝術領略,不只是健康時的風光,也是病中的精神食糧
潛水鐘與蝴蝶,是Elle雜誌的前總編輯J-Dominique Bauby 離世之前的作品。

以四十四歲的壯年之齡離世,本已夠令人唏噓惋惜。而作者前半生的意氣風發,更為這樣的悲劇增添了人世無常,旦夕禍福的興嘆。

作者因為腦幹中風,全身癱瘓,只剩下左眼還有作用。這本小書就是別人指著一個一個字母,靠他眨動左眼眼皮提示而寫下的。

事實上,生命的可貴並不在於作者的富與貧,而在於作者本身的靈魂是那樣豐富,以致於面對這樣的絕境時,他看待事物與人情,能有另一番景致。

我看過中風的病人,坐在輪椅上,拿著拐杖追打護士;也看過全身癱瘓的病人躺在病床上無望地等死。

但本書的作者鮑本,卻用他前半生靈魂所累積的資產,細細審視僅餘的左眼視線所能見的景色。他說自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導演,他用電影導演的眼光,為自己所見的城市,沙灘,或鄉村景色,不斷地變換鏡頭。或近景,或推移,或是狂風暴雨。

因為曾經是美食家,所以在他無法正常進食時,他在腦中為自己料理一流的美食。藉以滿足他的口慾。也因為是一位旅行家,所以在他被困在病床上,輪椅上的日子,他能在腦中作奇異的飄遊。因為累積多年的經驗,使他有足夠的感覺和氛圍去享受這種內在的旅行。

書中鮑本屢次用了幽默的筆調來形容自己病中的窘狀。譬如說,他在二十個月內瘦了三十公斤,他說在發病前他吃了八天的減肥餐,沒想到效果會如此顯著。

台灣行(六)--書店

在書店裡,可以耗上一個上午或一個下午。台灣出版業聞名國際,出版物的多樣化與印刷精美,許多國家都忘塵莫及。

在書架上尋索,看到許多熟悉的書名和作家,喚起年少的,青春的記憶。我的大量閱讀,開始於高中時期,那時沉迷著名的翻譯小說。看到莫泊桑的脂肪球,想起那 位為大家犧牲後來又被鄙視的胖妓;左拉的酒店也還在營業;黑天使曾經陪我走過高三的歲月;哦,還有雙城記,基度山恩仇記,他們仍然在書架上屹立。
文學之偉大,在於超乎作者實質存活的壽命,而在後世仍為眾人傳頌。音樂亦然,藝術亦然。

我這回居然沒有買張愛玲相關的書籍!刻意跳脫自己的窠臼,買了一些少接觸的作家的出版物。其中一本是張大春的"小說稗類"。我自首,我沒有讀過他的書。翻了一下"小說稗類",是我喜歡的題材,所以買了回來。

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風聞已久。一直沒有下決心去買回來,是因為我不喜歡這個書名。有些事,有些往事,應當如煙。

還有韓少功的”爸爸爸”,余秋雨的”千年一嘆”。
”千年一嘆”探討西方一些古文明國家,令我有些錯愕。余秋雨離開”中國”,就不像余秋雨了。可我還是買了下來,像一位老朋友,想聽聽他對不同事物的不同看法。

比較驚喜的,是王禎和的人生歌王。我只看了序就決定買它了。王禎和是王德威的老師,序中提到,他為了研究台語文的美感和應用,經常躲在屋角偷聽鄰居的老阿媽說話。這位可愛的老先生,寫一位台語歌王的人生歷程,令人期待。

還有幾本散文集和翻譯小說。我以前不看散文的,但現在會想看看老前輩們的文筆。目前網路上或出版品裡的文字太多,彷彿像一個文字手工業,以致讀者在華麗的文字下,搜索不到作者的靈魂。我但願我能找到她/他們 。

------------------
 SNOOPY  我真的非常討厭為了準備過年而忙進忙出,
更害怕因為過年的忙進忙出而腰酸背痛..
婆婆累得時時拉把椅子休息一下,
我多半時候都是臭一張臉, 少搭理回話;
不過我也會靜靜地站在流理台邊想想我要在年假做些什麼?半夜去誠品找些什麼書來看?不知我需要的一些工具書開始打折了沒?
結果...我只是要告訴妳,我(and Anthony)明天一早出國,先去菲律賓再到香港,5天之後就回來!
到了馬尼拉,我一樣會去Internation Book Store, 找新製地圖,找旅遊幻燈片,找最updated旅遊書…

台灣行(五)--夜市

去國十年,有資格被當作觀光客看待了吧?所以理直氣壯地要求要去看看饒河街的夜市。

在傳統市場裡,看到小市民的生命力;在夜市裡,則按到一個城市的穴道。在一片沸揚中,小市民的生命力和購買力的交融,織構成台北夜色裡最燦爛的燈火。

幾位叫賣的攤主,台詞不知從那兒來的,極富創意。可惜我不會用台語文寫出來,若譯成國語,則原味盡失。

看到年紀輕輕的女孩,未施脂粉,長得粗粗的,戴著麥克風,用力叫喊。我在她前面站了許久,被她那種罔顧一切眼光,彷彿每一聲叫賣都是生命攸關的認真態度給深深吸引。她比東區一些精緻美女更吸引人,因為她真實且對生命負責。

有看到人家擺了盜版的CD和DVD,但沒有店主。我過去看了看,發覺不適用於北美的區域,便作罷了。後來家人告訴我,店家站在不遠處,因為怕被逮,所以不在現場露面。

同樣的衣服,在不同攤位卻出現相差甚遠的價格,我笑著跟老闆說,你沒打聽好行情哦?

饒河夜市,最出名的小吃,聽說是藥燉排骨和麻辣臭豆腐。我只吃了排骨,不敢吃臭豆腐,因為看到他們好像跟一大鍋豬血一起煮。

-----------------------------------------------------------

Sue饒河街有我喜歡的麻辣臭豆腐...就是愛吃那個鴨血^^

原諒我的失蹤
花花的行蹤都在這....卻沒來的及碰面~~~ 2005/02/08 23:34 刪除flower哦??..那是鴨血哦?...我以為是豬血..^^

失蹤好久了妳...妳們都抛棄我...QQ 2005/02/09 02:18 刪除Suehttp://loveland.315888.net/

一兩個月後看會不會復工^^
哈哈..........


哪會拋棄你@@
是失心了...想去躱一躱^^" 2005/02/11 13:35 刪除flower呵...失心哦?..找回來沒??[天使] 2005/02/13 15:21 刪除

台灣行(十)--台北

Image
▲看到大排長龍買甜甜圈的隊伍,不禁失笑。台北真是什麼東西都能蔚為風尚。

台灣行

Image
▲看到大排長龍買甜甜圈的隊伍,不禁失笑。台北真是什麼東西都能蔚為風尚。




























--------------

-----------------
R:2005.2.14
今天看照片就沒問題了!
我很怕去逛菜市場,因為不知道該買哪一家,猶豫之後就逛到街尾了! 


R:2005.2.13
上次去日本...導遊說日本人是很喜歡排隊的民族
看來台灣越來越日化,但秩序就是差了點。

那個火鍋跟鐵板燒看起來很可口
花花記得是在哪裡拍的嗎?
這幾日總是不太想吃東西,看了竟流口水^^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