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的叛徒-高更

童年的影響

保羅高更(Paul Gauguin),1848年誕生於巴黎。一歲時,因為父親是政治記者,為了逃避當時攝政的拿破崙政府的迫害,舉家遷往秘魯。秘魯是高更母親的娘家。在遷往的途中,他的父親在船上病逝。

高更一直到七歲以前都與母親住在秘魯的首都利馬。 在高更55年的人生裡,若說他的樂園是終結在大溪地,那麼秘魯的童年生活,則是他最初的樂園。

高更的外祖母是西班牙的貴族,是知名的作家和女權運動的先驅,這些身家背景都影響到高更的性格。利馬貴族式的生活,宅第裡造型優美的古陶器,都在高更幼小的心靈留下鮮明的印象。在往後他的陶器作品裡,均可印證。

母親是永遠的夏娃

高更一歲時便已喪父,所以跟母親的感情是很深厚的,七歲左右母親帶著他又回到巴黎,在巴黎開了一間裁縫店,藉以維持一家生計。

高更十七歲因嚮往大海的生活,便上船當了實習水手。
在航海的途中,接到母親去世的消息,痛不欲生。在他的一些文字裡,屢屢提到童年和母親在秘魯的溫馨回憶,及離家住校時,和母親依依告別的情景。

母親優雅,美麗的形像,成為高更永遠記憶的女性典型。他以後完成的許多肖像畫作品,都在紀念母親。有些作品主題不是母親,他也將母親的形像轉化於畫中。

大溪地的芬芳


高更的創作理念,是堅持藝術要走向大自然。用心思,身體去體會,再將所體會的訴諸於畫筆。為了這個理念,他決定尋找一個滾滾紅塵所到達不了的樂園。於是在四十三歲時,他離開了已成名的巴黎社會,到一個他心目中藝術創作的理想國--大溪地。這個地方直至今日仍是許多文明人的樂園,是和大自然陽光裸袒擁抱的清純所在。

高更告別花都,扺達他所嚮往的與紅塵絕緣的大溪地,在流暢舒坦的山林空氣中,他雀躍不已,在筆記中寫道:他如同脫貽換骨,頹廢的心靈好像樹木一樣被砍伐殆盡。秋如錦先生,一篇介紹高更的文中,寫道:『高更一心一意想要擺脫世俗的假象,而大溪地是唯一可以帶來精神和肉體歡樂的地方。』大溪地豐富的景色是他作畫的題材,而土著女人鼓動著健美身體的自然美,更引發他創作的衝動。大溪地的熱帶植物,土著婦人野性的肉體,以及具有原始裝飾趣味的服飾,都隨著高更夢想的實現而跳躍畫布之間。高更的藝術因為大溪地而重生,他筆下的女性也有了更深廣的延伸。高更一生中,兩度到大溪地。都為了經濟困窘而又返回巴黎。

他在大溪地期間寫了一本筆記,名為《諾亞。諾亞》。這本筆記因為記載高更在大溪地的生活,也穿插了當地土人的傳說和信仰,使得筆記本身有著薄薄一層的神秘感。高更在筆記裡,記錄了生命的光輝,也傾吐了他的無奈和不安。(他初到大溪地時,還被當地人當作”野蠻人”)咒罵土人的愚蠢,也反映自己離鄉背井的孤寂。中間還有一些附在裡面的水彩原稿和鋼筆畫,成了非常重要的藝術遺產。「諾亞諾亞」,就是土著語 「永遠的芬芳」。 

顛沛的一生


高更的一生,都在尋找樂園。創作勇氣也因外在環境的不安定而時高時低。他在寫給朋友的信中,自己說他的一生命運都在顛沛,或從困頓中站起,或再度倒下。

上面這幅畫作:【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要往那裡去?】(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是高更在服用砒霜自殺未遂之前兩年完成的作品。畫題是他提早的遺言。當時高更身心俱疲,賣畫不得其門,健康又不好,更大的打擊是他以母親名字命名的女兒夭折。唯一支撐的力量就是畫。當生命的顛沛流離已到了極致,他的畫便完全無所顧忌了。他沒有用模特兒,沒有考慮到技巧。生命的歷練摻雜了他無聲的低嘆和覺悟,一切都在畫面上展開了。

【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要往那裡去?】這幅畫和高更晚年的作品都對生命露出探討,帶著濃厚的神秘感和悲劇本質。他所使用的富饒色彩,也在加重他心靈的沉重謂嘆。以致他寫下慘痛的遺言:「任意的死亡吧!以求肉體和精神的解放!」但是上天奪去他心愛的女兒,卻仍然要他眷惜自己的生命。他自殺獲救以後完成的作品,出現了宗教的和平景象。他經歷了死亡邊緣,重新回到平凡人間,看破了一切繁華.....直到他自己病逝,如同為藝術殉道一般..


"In art, all who have done something other than their predecessors have merited the epithet of revolutionary; and it is they alone who are masters."
--Paul Gauguin

"Art is either plagiarism or  revolution."
--Paul Gauguin

flower 寫於 2004.6.3
(資料部分取材自秋如錦的【文化精華】)
--------


小少爺藝術家很容易自殺的....因為他們面對的,不是用勞力換來的工作;而是裹藏在心底深處的微妙思緒,一種情感。
其實還滿可憐的....把自己搞到瘋掉又賺不到錢.....
畢竟那樣的市場趨向不是可以任由他控制的.....


最近在花家已經看到兩個人跑到野外放逐自我,拋棄紅塵了呢!吐舌頭的臉 
2004/06/03 17:59 刪除 
 flower 小少爺說的好好笑..好像他們是為了賺錢才搞到瘋掉的...呵呵...


怎麼說呢?..如果人不是只有一生..而是可以同時擁有兩生..那麼我相信很多人都願意一生追求理想..一生為生計奔波..
因為時間有限..身體有限..在一定的時間空間裡只能作一個選擇...所以取捨之間就看個人了...[沈思]


還好我說的是抛棄紅塵之後..這些人還在作一些事..譬如寫書..譬如畫畫..而不是無所事事純當嬉皮的.......不然好像有鼓動避世之嫌哦?...想念 
2004/06/04 05:00 刪除 
 小少爺也不是為了賺錢才搞到瘋掉啦!
只是呢,一般的藝術家並不會因為想賺錢而賺錢。都是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以把自己的心血割給別人,並換取實質上的金錢來滿足自己的肚子,說起來真的很苦。


當然也有很多人因為有了名利和金錢而迷失自我,他的藝術品也將不受歡迎....雖然符合市場需求,但卻缺法個性風格及自我理想....這樣的人其實不少....


哈哈開懷大笑的臉其實適度的跟整個世界有一點距離,可能更能看的清楚很多『美』吧!~ 
2004/06/04 17:40 刪除 
 flower 梵谷的醫生說...藝術家沒有一個是正常人..正常人就不會是藝術家了...!!..微笑的臉 2004/06/06 01:51 刪除 
 小少爺沒錯沒錯....
所以說,要當上藝術家,就必須要先把自己給搞到瘋掉!!(突然想到舒曼...) 
2004/06/06 17:38 刪除 
 愛戀蟲臨! >>花花
我的初中導師~趙宗冠.他不但沒瘋掉,還是中山醫科大學婦產科主任,臺灣試管嬰兒的專家,膠彩畫家!無數公益社團的參與者,我常以做他學生為榮!
http://www.artcenter.fcu.edu.tw/activity/911204/911204J.htm 
2004/06/08 04:22 刪除 
 flower Grander..不是每個藝術家都會瘋掉啦..呵呵..人家畢卡索也沒瘋..!!
膠彩我不懂耶..我只知道膠彩好像是日本人的東西..
不過當醫生還能創作..很不容易..豎起大拇指 
2004/06/08 13:38 刪除 
 小少爺畢卡索算是沒瘋嗎?
呵呵....我是覺得他瘋了....


對了,剛剛突然注意到這篇的標題:紅塵的叛徒--高更
為什麼是"叛徒"呢?他沒做錯什麼對不起紅塵的事情吧? 
2004/06/08 17:38 刪除 
 flower 這...你質疑我的用字能力嗎?...疑惑的臉(呵呵...開玩笑的..!!^^)
我想想哦..為什麼用叛徒..嗯~~
叛:背離,違反之意。
徒:...的人。
我的用意,只是要表達,他背叛世俗的既定價值觀,離棄原本已有成就的範圍。也許用叛離會好一點兒?..叛離紅塵?...
(小少爺....你這麼挑剔我很難混耶!!..躲起來.) 
2004/06/09 05:33 刪除 
 小少爺不好意思...並不是有意刁難的....只是看到突然納悶了起來....
拋棄了屬於自己認為可以給予自己幸福的事物....剎那間,似乎是永恆的解放....
叛離....??呵呵!還是用叛徒好了啦!拍謝拍謝.... 
2004/06/09 13:56 刪除 
 老花 ... 豎起大拇指2004/08/01 18:33 刪除 
 flower 老花))))..你翻箱倒櫃的..把我這兒弄得天下大亂了啦..疑惑的臉
你全部看完再一起寫一篇感想就好了唄?..像這個只有一個拳頭的...或是只有一個"好"字的...嚴重灌水之嫌的..不算哦.. 
2004/08/12 00:26 刪除 
 老花 呵呵...我知道了...只要看完,一留言,哪怕在以前的都會跳到前面來,偏偏又沒啥留言....其實每篇都想寫個感想,可是要趕業績,想要快快長大咩,只有留個手勢或叫個好囉〈沒辦法,要300篇耶〉
之所以這樣,不就是想要個名字咩,每次看偶的名字這麼瘦,妳們的名字都那麼漂亮..悲傷的臉
這樣好了,妳就先幫我做個名字,我要是看以前的作品,太前面的就忍住不留言,免的它亂跳〈不留言,次序應該不會亂吧,還是說只要有點以前的就會跳到前面來,應該是前者厄〉看近期的就留個感想,絕不打混,這樣可好?反正遲早300篇都會到的咩。
PS:名子要作的美美的哦.. 
2004/08/12 13:13 刪除 
 flower 笨老花..你留言沒有登入..根本就沒有計數...哈哈.....
你去登入啦..帳號和密碼我不是都寄給你了??...
登入以後正名...不要再用這個名字了...有夠老土耶..開懷大笑的臉 
2004/08/12 13:27 刪除 
 老花 驚訝的臉 !!悲傷的臉....生氣的臉! 哭泣的臉... 昏倒@##$&*~~~~〈讓我一頭撞牆算了〉
弄了半天,竹籃打水ㄚ
老花這名字真的很土麼?可有人說老花粉俏耶...對了,是不是我沒登入的話,哪裡有留言妳也不知道ㄚ,我記得我都留了好多了ㄋ。好吧,就登入正名唄。可要正啥名ㄋ[沈思] 
2004/08/12 18:27 刪除 
 南風 喔..只能用註冊的名字,沒的改,好吧,就這樣唄。只是以後得正經八百的留言嚕,不像老花,偶而三八一下也沒啥關係。為什麼這麼說ㄋ,因為名字ㄚ。 2004/08/12 18:40 刪除 
 南風 驚訝的臉 花)))我那名字變胖了是妳做的麼?能不能換個淺藍色的呀 2004/08/12 18:45 刪除 
 小少爺南風=老花??吐舌頭的臉
哇~~~花花,妳嘲笑她耶!!!!


我剛剛才在想是哪個高僧打破了我最後一篇留言的沉默(死),最冰冷無法可說的極點已經被打破!!?
結果....呵.....昏倒 
2004/08/12 20:25 刪除 
 flower 南風...名字的顏色是由各版的 skin 決定的..
你要別的顏色..我有空給你作一個啦..微笑的臉


小少爺...南風真的是高僧..你們這一老一少對起話來一定會很好笑...呵呵... 
2004/08/13 00:31 刪除

Comments

  1. 這篇是2004年寫的,在資料庫找到,正好趕上台北花博高更展的尾聲。

    ReplyDelete
  2. 多年以後再來看高更的生平與身世,備覺淒涼與感動。一生摯愛兩個女人,母親與女兒,她們卻都早早離他而逝。他將對母親的愛潑散在大溪地,將對女兒竹旳愛昇華至宗教愛,雖是縱浪落拓的一生,看似無情義無牽掛,卻胸懷更高境界的愛。

    ReplyDelete
  3. 怎麼花想集原來還是座寶庫?隨時都能生出文章來?
    令人流連!令人流連!

    ReplyDelete
  4. 花花當初為什麼不把這些文章轉過來?這麼認真寫的文,丟了好可惜!

    花花這篇文章裡,沒有提到高更與梵谷的事,兩個天才在一起,才會一起提昇,達到顛峯哦?

    ReplyDelete
  5. 唉,星辰,妳有所不知,從na3轉過來的文,因為格式不同,都得重新排版,遺失的圖檔得重新再找,一一比對,耗費的時間比重新寫一篇還多,挺麻煩的。只是最近我的網域又被駭客侵佔,好不容易才從空間商手裡拿回管理權,才開始十萬火急把一些舊文搬過來。有好些都放在各類裡去了,來不及編排的就放在草稿裡,有空再慢慢發佈...^^

    至於高更與梵谷,互輔也互毀吧?但那種電光火石的毁滅,三生難遇,值得吧 ?

    ReplyDelete
  6. To 文字迷,看了我給星辰的解釋,您可以了解這可不是隨時生出來的了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